一碗乡愁
来源: | 时间:2020-06-16 09:08:34 | 点击:0
  

  徐光惠

  “老板,二两小面”。清晨,雾霭氤氲,一碗小面开启了一天的美好生活。

  我生活在南方小城,小城不大,面馆却多,走两步就是一家,眼镜面庄、覃姐面馆、桥头面馆,从面馆经过,悠长的面香准能飘过几条街,人多时座无虚席,或一根小凳门口坐着,甚至站着、蹲着,男女老少吸溜着长长的面条,吃得随心随意。

  小时候,缺吃少穿,多是红苕掺稀饭、咸菜,想要吃上一碗面也是很奢侈的,但有时母亲也会做一顿面条吃。母亲买回两斤水面,准备好佐料,放入油辣子、酱油、醋、蒜泥、味精、花椒面,再勾上一丁点猪油化开。将面条放入沸水中,面条忽地散开,像层层波浪在水里翻腾。母亲不慌不忙用筷子划动几下,挑起几根看看,再丢进几片青叶子菜,香气弥漫。面条煮好后捞入碗中,再加点翠绿的葱花,筷子轻轻搅拌,霎时,麻辣香扑鼻而来,面还没入口,早已垂涎。

  挑起面条稀里呼噜吃起来,只觉麻辣爽滑,唇齿留香,片刻功夫,一碗面就一扫而光,端起碗,碗底朝天把汤也喝得一滴不剩,那醇香浓厚的味道自舌尖一直弥漫到心头。

  一个冬天的周末,天刚亮,父亲就挑着柴火去街上赶场,我跟在身后。天很冷,刮着风,我们在街边跺着脚,等着人来买柴。街对面是一家面馆,坐着三五个吃面的人,锅里热气腾腾,一上了年纪的老师傅系着围腰,熟练地抓起一撮面条丢进锅里,用特制的长竹筷轻轻搅动,掌握好火候和时间,用漏瓢在水中一旋,面条便成一团进入漏瓢里边,然后放入早已备好的佐料碗中。

  面馆里雾气袅袅,阵阵面香诱惑着我,肚子咕咕直叫,我不觉吞了吞口水。柴火终于卖完了,父亲突然对我说:“惠儿,今天我们下馆子,想不想吃面?”“吃面?太好啦!”我惊喜,快要跳起来。

  “来两碗小面。”我们走进面馆坐下。“你们的面来啰!”真香啊,热乎乎的面冒着诱人的香气扑鼻而来。我早已按捺不住,埋头大口大口吃起来,吃完后舔舔嘴角,心满意足,顿觉浑身暖了许多。那是记忆中最甜蜜幸福的味道。

  有一年,去外地出差两个月,吃不惯当地饮食,我想家,尤其想吃一口家乡的小面,香香的,辣辣的,有时想得心欠欠的睡不着觉。总算熬到回家,下了火车直奔面馆:“来碗细面,多点菜。”

  刚落座,冒着热气的面就来了,加上一勺油泼辣子,一口面下肚,麻辣爽口,原汁原味,浑身的汗毛都变得舒坦、过瘾。吃光了面,喝下了汤,也喝下了家乡的味道,心底浓浓的、难以化解的乡愁,在这一碗热乎的小面里,一点一点化开。

  只要早上有时间,很多人都会到面馆吃一碗小面。上班族中午也可来上一碗面,速度快节省时间。晚上夜宵,一碗小面下肚甚是畅快。小城人喜欢吃面,可以说“不可一日无面”,虽不是主食,但每天都得吃上一碗,不然就感觉缺了点什么。

  这些年去过一些地方,吃过宜宾燃面、武汉热干面、兰州拉面,却始终对家乡的小面情有独钟,其中滋味如同家乡人的生活,五味俱全,那味道已深深根植于每个人的心里,随着岁月的流逝愈加醇香、绵长。

上一篇:
下一篇:最后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