约 定
来源: | 时间:2020-06-16 09:07:38 | 点击:0
  

  唐利春

  正月初四,是公公70岁的生日。

  公公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民,虽搬进城居住已经七八年的时间,但人缘极好,老家的很多老人和亲朋好友都记得他的生日,纷纷打电话来问是否摆酒席,一辈子不愿人提做寿的公公依然一一拒绝了。

  说来惭愧,这么多年来,我们三兄妹从来没有为父母认认真真过一次像样的生日。特别是大哥,从医科大学毕业进入四川省人民医院工作二十多年来,他和大嫂这对医生夫妇每年春节都要值班,陪老人过生的日子屈指可数。这次,大哥首先表态能回家过春节,并约定了几家嫡亲热热闹闹在家团聚。已经习惯了大哥缺席团圆饭的公公没有再推辞,从他舒展的皱纹、笑意的谈话中,我们能感受到,他是高兴的。

  腊月的日子数着过,婆婆早早就为这个特殊的日子陀螺般旋转。忙着家庭大扫除,忙着拆被子洗被子,拿到太阳底下翻晒,忙着列菜谱、购置年货,忙着晾制香肠、腊肉给大哥带回成都作准备。喜欢舞文弄墨的公公毛笔字在村里曾是数一数二的好,春联自然是自编自写,娴熟地把裁好的红纸打开铺在桌上,饱蘸墨汁,提笔写字……红红的灯笼、春联和福字红红火火,流光溢彩,等待着儿女们的到来,静待着一年一度年夜饭的开启。

  但这个春节,注定是一个不平凡的春节,一场疫情为这场阖家团圆的生日聚会重重地按下了暂停键。腊月二十七一大清早,大哥大嫂接到命令奔赴岗位:“今年春节又失约不能回家了,你们尽量少出门,出门一定要戴口罩。”公公千叮咛万嘱咐后,默默挂断电话,然后开始通知亲戚们取消生日聚会,一一不厌其烦地解释,约定疫情后再聚。腊月二十九,武汉封城的消息犹如晴天霹雳,让一家人的心再次阵阵发紧,难受之极,为武汉担忧的同时,更为防疫一线的大哥大嫂牵肠挂肚。

  仿佛一夜之间,我们工作生活的小城市也由喧闹变得安静,成了没有硝烟的战场。我的手机里不断接到通知:关闭娱乐场所、关停电影院、关闭旅游景区、取消一切公共文化活动……没有犹豫,也不能犹疑,我们兄妹两家人也和许许多多的基层工作者一样,义不容辞地投入了这场战斗。集结、戴口罩,或拟定倡议书,检查娱乐场所的关闭情况;或走进辖区企业进行疫情排查及防控工作;或走进社区开展预防消毒、入户排查。此时,我们和大哥大嫂距离很远,但是我们的心却走得很近,不同的职业,不同的岗位,我们共同的目标都是防控疫情。通情达理的公公婆婆也遵守规定,安静地待在屋里不乱跑,不出门不访友,并一次次叮嘱我们,一定要戴好口罩,一定要保护好自己,安全第一。

  正月初四,久违的阳光终于露面了,似乎有了些许春的味道。妹夫晚上要值班,公公的生日宴就定在了中午。婆婆忙忙地张罗了一桌丰盛的饭菜,等我们一个个疲惫不堪地走进家门,取下口罩、洗手,坐上饭桌已是一点过。除夕至今没有回过家,在医院驻守的大哥利用休息时间给我们发来视频:“爸爸生日快乐,疫情过后,我们一定回来补上,尝尝妈妈的饭菜,拉拉家常,走亲访友。”公公说:“看到你们能为抗疫贡献力量,我打心眼里高兴,只希望疫情快点过去,春暖花开的时候,我们一家人再相聚。”

  吃过饭,公公不好意思地递过一张纸,见你们在征集抗疫作品,我也得参与嘛,创作了一首诗词。只见纸上用钢笔工工整整写着:

  《抗疫》

  岁尾年头冠毒行,瘴雾弥天笼楚荆。

  白衣壮士赴一线,杏林骄子勇请缨。

  抛家离梓救危重,历艰踏险争秒分。

  各方精英齐集聚,疫战不期功垂成。

  我轻轻推开窗,一缕阳光洒进室内。楼下小区花园里,一排杨柳抽出了嫩芽,一簇海棠花树已有了朦胧的花骨头,藏匿在层层叠叠的绿叶中。冬已离,春已至,一切都被唤醒,一切都在复苏,相信更多好消息正在路上,所有的约定都会兑现。

上一篇:深情的中年
下一篇:最后一页